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即时行乐

Never, ever, work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Change  

2009-09-10 15:52:31|  分类: 吹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时候,因为学习钢琴的关系,我听的音乐极其高雅和高端,不是肖邦莫扎特门德尔松勃拉姆斯Richter,就是某某爱乐或管弦乐团的演出。再长大一点,就俗了,也开始听点李云迪什么的钢琴演奏,经典的听得越发少,反倒是从来不会弹琴的爸爸妈妈把那两大架子的古典CD当作宝贝。

后来自从有了电脑,听音乐几本都靠下载了,大概初三我就是彻彻底底的盗版音乐拥护者了。不过现在想起来,当时的我对音乐的选择还不算特别俗。起码,我不仅仅听Westlife和BSB,也听the Corrs和John Mayor。整个高中时代,几乎没学会唱几首中文歌,唱K的时候永远是孙燕姿,囧得要死。所以我到现在都不太对K歌感冒。幸好当时的广东中学生,还不知道什么叫“装逼”,因而我没有被归类到“装逼一族”,现在想起来真是幸运。

不过自从漂到北京来上大学,“装逼之路”可谓就越走越远。也不是说学校里面有这氛围,就是因为没这氛围,我就更加强迫症地创造自我的这种氛围……想想还真有点犯贱。不过话说回来,当时懵懂的我,哪里知道有左小祖咒和李志这一类更加装逼的高端人士?要我天天听周杰伦陈奕迅或者周笔畅李宇春,真不如杀了我算了。于是,大学四年,通过豆瓣这一好物,我开始义无反顾地走上真正的“装逼之路”,坚决不听中文歌──除了偶尔听听张悬蔡健雅什么的台湾女声清澈一把。Stereophonic, Kings of Convenience,Damien Rice,James Blunt,Tori Amos,Norah Jones...一堆堆现在已经变得很主流的名字,当时都是我的救命稻草。很多时候需要鼓励,只要听听Tori Amos的Silent All These Years,就会舒服很多──话说,因为曾经在学校表演了这首歌,后来不少人因此认识了我。然后,成堆的OST们也是看书或者写作业时候的最佳选择,Yann Tiersen、Hans Zimmer和Danny Elfman的音乐真是让人觉得生活之美好。

现在我听什么呢?什么都听。自从采访了周云蓬,突然对音乐的尺度就“豁然开朗”了。很难说清楚,我是更加装逼了呢,还是更加不装逼了。有那么一阵子,觉得谁的声音都没有他的那么男人,谁的音乐都没有他的那么纯正。然后是小河、李志,再逐渐退回去90年代初,开始补习崔健、窦唯、张楚,然后再拉回现在,义无反顾地喜欢左小祖咒的音乐。但我很少去考虑,这帮人在真是生活中是什么立场、什么态度,关我什么事,我又不是老高。再然后,各种版本的老情歌也博得我深深喜爱:《夜来香》、《月圆花好》、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、《爱在深秋》,还有《Vincent》、《Hey Jude》这样的老掉牙歌,被诸如小娟那样的靓丽声音一演绎,也能把你带到某个不熟悉而美好的地方。

我承认,其实我对音乐不是太有品味的,而且通常来说,我很慢热。但我很相信这么个道理,一个人听什么音乐跟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绝对有必然联系的,所以还是那样,交朋友的时候,总是先问,请问,你都听些什么音乐啊?然后决定转身就走或者留下手机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